潮信彩票

【校內主頁】 【郵箱登陸】 【智慧校園】
公共搜索

人民日報:爲救同學身中8刀,“擋刀女孩”的勇氣從何而來?


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2日 16时07分
打印    收藏

來源:人民日報微信公衆號

http://url.cn/5bIk3lm

今年20歲的崔譯文是桂林電子科技大學大一的學生,兩個多月前的一個晚上,她爲了保護同學,身中8刀。其中,肝被刀捅穿,膽囊被刺傷,胸腔、腰腹、手臂各有道深深的口子,胸口到腹部還有一排破碎的傷痕,其中3刀貫穿。因爲這次見義勇爲,這個原本“普通得不能再普通”的女孩,成了同學眼中的“最牛女生”、“擋刀女孩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現在,崔譯文已經回到學校。幾天前,記者在學校見到了崔譯文和她的媽媽,揭秘“擋刀”背後的故事。

如果我不幫她擋了幾刀,她可能當場就死了

  2019年3月10日,晚上九點,上完晚自習,崔譯文和一名女同學一起,結伴回寢室。九點零五分左右,兩人走到了學校的輕工樓附近。同學突然跟崔譯文說後面有人,崔譯文轉過頭去,看到了一個男子,離他們只有兩三米遠,拿著刀已經准備往上沖了。來不及反應,崔譯文把同學推開,男子手裏的刀捅在了崔譯文的身上。僅僅幾秒鍾,崔譯文已經身中兩刀。

 

 

 

  記者:“你當時本能的反應是什麽?

  崔譯文:“站在原地,捂了一下,後來頭擡起來看了前面,看見那個男的瘋狂地捅她。我們離四五米遠,那個女生就一直尖叫,各種叫。後面的同學聽到了就跑了,這時候我的反應就是得往上沖了。我把那個女生拉到我後面護著她,我去跟那個男的對峙。”

  其實,崔譯文被紮的第一刀是最重的,這一刀直接刺穿了她的肝髒,並傷到了膽囊。但即便這樣,崔譯文仍然沖了上去。凶手繼續行刺的動作,在刺了崔譯文八刀之後,凶手扔下刀具,向外逃去。

  記者:“你覺得你自己冒失不冒失,如果從保護自己的這個角度來說?”

  崔譯文:“是冒失的,因爲安全第一吧,每個小孩都是爸媽的心頭肉,哪個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這樣挨刀子,誰都不希望。但是,時間太緊,我來不及叫周圍的人或者報警。如果後面我不幫她扛了那幾刀,她可能當場就死了。”

第一時間幫同學止血,到醫院讓醫生先救同學

  事後經醫生檢查,崔譯文身中八刀,但內傷嚴重,尤其是肝部被刺穿;被崔譯文保護的那位女同學身中16刀,一處動脈被刺破,肺部被刺傷。凶手逃走後,崔譯文一邊用手壓著同學的動脈,幫她止血,一邊給輔導員打電話報告情況。

  記者:你幫人止血的過程中,感覺到自己在流血嗎?

  崔譯文:感覺身上熱熱的,可能在流,因爲她血流得比較多,動脈受傷血就可能流得比較快,像是噴出來,就會濺到衣服上。我那個裙子是羊絨的,它不吸水,那個血珠從上面滾下那種,我以爲是她的血,就幫她。我的衣服又是黑的,一時間不知道是血。”

  記者:“你慌张没有,当时?”

  崔譯文:“沒有。”

  記者:“你事后怎么看待自己的这种平静?”

  崔譯文:“就覺得自己特別特別厲害,自己都很佩服自己那種。”

  兩人被送往當地醫院急救。在醫院,崔譯文告訴醫生,她的那位女同學情況更緊急,請醫生先救那位女同學。在醫生給同學治療的時候,崔譯文又流了半個多小時的血。事後她才知道,自己的情況比同學還危險。

術後全身插著管子,怕母親擔心,反過來哄母親

  崔譯文的父母遠在浙江奉化,3月10日當晚,他們接到了學校的電話。第一反應,兩個人以爲是碰到了詐騙電話。經過確認後,第二天一早,夫妻二人迅速趕往桂林。

 

 

  記者:“见到孩子什么样?”

  媽媽:“一張白紙。人沒有任何血色,就是雪白雪白的,身上插滿了管子,沒有任何生氣,因爲她皮膚白,嘴唇一直是紅紅的,那天在醫院全身都是白的,沒有一點血色。”

  記者:“当妈的看见女儿是这样,本能的反应是什么?”

  媽媽:“心疼,我的眼淚就下來。”

  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,身上插滿管子的崔譯文與父母見了兩次面。崔譯文說,她不僅沒有在父母面前哭,還哄著母親。但她知道,背地裏母親肯定哭了很多次。從父母的角度出發,自己沒有保護好自己,是對不住他們。

我笑點低,但一笑傷口就疼,哭過一次流了兩三滴淚

  據警方透露,凶手與那位女同學因存在情感糾紛,進而懷恨在心,當天晚上拿著刀候在女方回宿舍的路上,伺機報複,目前凶手已經被司法機關抓獲歸案。

  經過搶救,崔譯文和那位女同學都已經脫離生命危險;女同學的媽媽給崔譯文寫了一封感謝信,送了一面錦旗,說了無數感激的話,感謝崔譯文在非常時刻保護了她的女兒。

  崔譯文:“從ICU出來麻藥過了以後,稍微動一下就會疼。手術留下來的那個疤最疼,這個傷口有快二十厘米,因爲要把我胸腔裏的積液弄出來。那個時候就是輕輕地笑一下這邊都會扯到,除非像木頭人那樣繃著,如果笑出聲它就會疼。”

  記者: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还有让你笑出声的事?”

  崔譯文:“可能我的笑點比較低吧,有一點點小事或者有時候說錯話了說錯字什麽的,我也會笑。”

  出院前一天,崔譯文身上的紗布被一一拆下,崔譯文打量著自己,流下了眼淚。這是整個事件中,她唯一哭過的一次。

  崔譯文:“比較嚇人吧,可能顛覆了自己對自己的狀態和看法吧。自己以爲就是以前這個樣子,等看到了以後發現不是這樣子了,感覺身上爬了很多蜈蚣一樣。”

  記者:“用了多长时间,把心里这道关过了?”

  崔譯文:眼淚不流了就沒事了,流了兩三滴,很快。

母親:不驚訝,但心疼,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英雄

  崔譯文家在浙江奉化,父親崔宏偉是一名海軍。崔譯文救人的消息被披露後,人們很自然地關注起了這個家庭。崔譯文的母親說,丈夫的單位是英雄單位,女兒小的時候,丈夫就會給她講一些單位同事不計個人得失的故事,所以這次女兒見義勇爲,夫妻倆並不覺得驚訝,但是作爲母親,她很心疼。

  媽媽:“我不希望我的孩子這樣去做,這是我做媽媽的私心。我希望別人的孩子當英雄,不希望我的孩子受傷害。但是如果她不去救,就像我女兒說的一樣,媽媽那太冷血了,眼睜睜看著她在我面前死掉,是不是很冷血?”

  記者:“假如您的闺女救别人,自己出个三长两短,您怎么面对?”

  媽媽:“這個是很難回答的一個問題。我可能跟她爸爸兩個人都無法面對這個事情,但是你還得堅強去面對。我們從小就希望小孩有責任心,不要說謊,誠實做人,長大以後對家庭對社會有責任有擔當,這是我跟她爸爸最大的希望。

  出院後,崔譯文第一時間返回校園,和母親一起住進了學校安排的新宿舍。目前,她已經可以正常走路,還可以跟著班級同學一起上體育課,做一些不太劇烈的運動。

  崔譯文:“医生说我现在恢复得特别好,超乎了他们的想象。”

  記者:“女孩子都爱美,不愿意在身上留疤,想没想过这些疤影响你的以后?”

  崔譯文:“没有想过这么多,后来想了一下,疤都在身上又不在腿上不在胳膊上。我以后还可以穿短袖短裤,而且穿着衣服谁会把你衣服撩起来看你的疤?这样一想其实还是蛮幸运的。”

來源:央視新聞、《面對面》

本期編輯:胡洪江、李娜

 

 


上一條:賀州日報:劉健余:從“象牙塔”走向田間地頭的第一書記
下一條:桂林日报:签约16个项目 总投资44.73亿元 2019桂林(深圳)投资合作推介会在深举行 秦春成出席并致辞

【打印新聞】 【關閉】